“明明想搭的是二胎政策的頭班車,卻趕上了超生的末班車!”近日媒體報道,由於廣東“單獨兩孩”政策遲遲未定,一群已懷孕的單獨媽媽陷入了“要工作還是要孩子”的窘境,部分媽媽在各種壓力下不得不被迫流產。
  去年11月,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啟動實施“單獨兩孩”政策——— 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,根據國家衛計委前期調研,將有1500萬至2000萬人受此影響。但在二胎政策贏得輿論叫好之初,誰會想到,在新舊政策的銜接階段,會讓待產媽媽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備受煎熬呢?
  當然,新舊政策的銜接需要時間,這是一個似乎永遠都不會錯誤的判斷,只是生命等不起!一個個新的生命在孕育、成長,眼看就要給父母和整個世界帶來驚喜,卻突然被告知其沒有資格墜地,這是怎樣的一種殘忍?尤其讓廣東這群單獨媽媽無法理解的是,儘管迎接小生命的是同一片土地,現實卻是出生在廣東就不合法,而如果出生在廣東以外的其他一些地區卻又完全合法,因為在放開“單獨兩孩”政策的省份中,除廣東、新疆和西藏外,其他省份已有時間表,上海更早已宣佈,凡是在國家二胎政策實施後出生的“單獨兩孩”均不屬於違規。
  不得不說,在二胎政策的落地上,從兩年前就開始申請全國單獨兩孩試點的廣東反應過於遲鈍。其中癥結何在?面對公眾疑問,廣東省衛計委主任陳元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應,廣東的“單獨兩孩”政策需要經過國家衛計委的備案批准,由於國家把廣州和深圳作為特大型城市來審核,對這兩個地方上報的材料要進行補充,把關很嚴,廣東爭取上半年能實施“單獨兩孩”。
  上級部門把關很嚴自有道理,本地官員言辭的謹慎也可理解,但現在一個人命關天的緊迫問題是:在廣東實施“單獨兩孩”之前,那些已經在辛苦孕育的小生靈怎麼辦?讓他們等到政策實施等到相關部門的批准?即使是冷笑話,對生命而言也是莫大的褻瀆!
  “要孩子還是要工作”,當原本應該被幸福包圍的媽媽陷入無休止焦慮之中,當人們面對這樣的進退兩難而嘆息時,很難避免一個困惑油然而生:從國家二胎政策出台到各地的正式實施,相關部門有無過渡安排?
  廣東單獨媽媽的窘境,其實相關部門並非全無洞察,因為她們在政策的遲遲未定之中已經嗅出了不安,並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了訴求。有一群媽媽因為政策的遲疑而深感焦慮,有一些可愛的小生靈正在急不可待地準備降臨,這是相關部門瞭然於胸的現實,在這樣的現實面前,該作出什麼樣的反應難道還要公眾喋喋不休?
  眾所周知,二胎政策仍然是計生政策的一部分,其出台是內外因共同作用的結果,而從積極的一面評價,二胎政策是一種自我調適,體現的是制度的靈活性,實施得好,既可以緩和一些爭議,也能使集體記憶中的不良形象稍有改觀。從這個角度觀察,廣東單獨媽媽的窘境理應讓相關部門為之焦急,因為政策的調適分明是為了展現善意,事實是這一善意也一度博得了公眾的贊許,然而一個局部一個細節卻幾乎要使前功盡棄,誰實為之孰令致之?在政策本身的善意和具體實施的悖逆中,是否說明如果骨子裡沒有對生命的敬畏和尊重,將生命物化的慣性就很可能會持續發揮作用?
  或許不僅廣東,其他地方也會出現單獨媽媽的窘境,也會出現國家大的政策雖定卻依然要被迫流產的悲劇,誰都明白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為生命負責的精神,不僅是為了小生靈不以人為而夭折,也是為了保衛那些在焦慮中等待的母親。不論問題的癥結在哪裡,也不論最後該由誰拍板決定,總之在新舊政策銜接階段,一定要有一個充滿人性光輝的辦法,以延續政策原擬體現的善意。
  沒有任何拖延的理由了,生命無法等待,生命在看著我們。  (原標題:[社論]生命無法等待,二胎政策亟須落地)
創作者介紹

Frank Miller

ochsueszdbkw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